<sub id="hsxn8"><meter id="hsxn8"><font id="hsxn8"></font></meter></sub>

<sub id="hsxn8"><meter id="hsxn8"><cite id="hsxn8"></cite></meter></sub>

    <th id="hsxn8"><meter id="hsxn8"></meter></th>

      <address id="hsxn8"><progress id="hsxn8"><font id="hsxn8"></font></progress></address>
      <output id="hsxn8"><dl id="hsxn8"><video id="hsxn8"></video></dl></output>

        <sub id="hsxn8"></sub>
        <em id="hsxn8"><ol id="hsxn8"><mark id="hsxn8"></mark></ol></em>

          <sup id="hsxn8"></sup>
    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人物 » 正文
          王興:中國企業家管理思想還沒人有稻盛和夫的高度
          05月17日 投稿 新!

          口述_王興 采訪整理_本刊記者 鄒玲 編輯_蕭三匝 插畫_福先森

          我在商業上的啟蒙,主要來自于小時候看的很多企業家的傳記。

          我印象深刻的幾個企業家,是李艾柯卡,還有松下幸之助、三洋井植。日本的企業家在管理思想上都很有見地。還有布隆伯格、富蘭克林這些人的自傳,我都覺得很牛。相比于國內的企業家,他們的管理思想更成體系。

          坦白來說,中國的企業家有很多做得很好的,但從管理思想上來看,還是跟國外的相距甚遠,中國本土原創的東西還是少。中國企業家群體在管理上面的成就,我覺得跟老外比有差別。比如稻盛和夫在幾個不同行業都干到了世界五百強,那是一個高度,中國可能還沒人到達稻盛和夫的高度。實事求是來講,王石很牛,張瑞敏很牛,但可能跟稻盛和夫還是有差別的。這是從企業家層面來講,你要說管理科學上面,還是沒有人能到德魯克這個程度,這個還是得承認,差得遠。

          我跟中國這些第一代的企業家也有不少交流。去年跟著未來之星俱樂部去與張瑞敏交流過。我覺得參觀是一個很好的學習辦法,所以去年去青島參觀過海爾,去深圳參觀過萬科,去密云那邊看過朱新禮的公司。他們跟我交流最多的是傳統企業怎么轉型去做互聯網、O2O,這是大家普遍關心的事。有趣的是,幾乎所有人都會問我什么是互聯網思維?而我一直身在互聯網行業中,也不明白這個詞究竟是什么含義。我一直在互聯網這個框里,從來沒有跳出來,但我不喜歡互聯網思維這個詞,我不覺得最根本、最深刻的商業邏輯被打翻了,商業本質上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。但可以明顯感覺到的是,互聯網的邊界被打破了,不光是互聯網內部各個企業的邊界已經瓦解,現在是互聯網外的邊界也被打破了。

          但最終判斷一個企業好不好,跟時間長短沒有關系。萬科之所以牛,不是因為它是1984年成立的,是因為它是中國最大的住宅建設商,而且很多人對它的服務很滿意。還有很多1984年成立的小公司,但它們依然不牛。

          對一個企業家來說,最大的難題還是如何去順應這個時代。人最重要的還是走在正確的路上,如果非要說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,中國還是處于一個時勢造英雄的時代。

          鄒玲 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[出處:中國企業家]
          編輯】 【打印版】 【推薦給朋友】【投稿 新!

          你覺得怎樣?

          昵稱 *
          電郵 *
          網站或博客 *
          內容 *
          確認碼 *
          0 + 6 = ?  
          輸入表達式的結果
          *
          *
          * = 必填
          ?
          申明:本文以及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網立場!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跟我們聯系。
          app彩票软件哪个正规
          <sub id="hsxn8"><meter id="hsxn8"><font id="hsxn8"></font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<sub id="hsxn8"><meter id="hsxn8"><cite id="hsxn8"></cite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  <th id="hsxn8"><meter id="hsxn8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sxn8"><progress id="hsxn8"><font id="hsxn8"></font></prog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hsxn8"><dl id="hsxn8"><video id="hsxn8"></video></dl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sxn8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hsxn8"><ol id="hsxn8"><mark id="hsxn8"></mark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hsxn8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sxn8"><meter id="hsxn8"><font id="hsxn8"></font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sxn8"><meter id="hsxn8"><cite id="hsxn8"></cite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hsxn8"><meter id="hsxn8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sxn8"><progress id="hsxn8"><font id="hsxn8"></font></prog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hsxn8"><dl id="hsxn8"><video id="hsxn8"></video></dl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sxn8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hsxn8"><ol id="hsxn8"><mark id="hsxn8"></mark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hsxn8"></sup>